墨色書簡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色書簡 > 慶妃撿漏攻略(清穿) > 第 1 章

第 1 章

答應,好歹算是有正式的嬪妃編製,衣食住行全包,每年工資白銀三十兩。可銀子就是不夠花啊,不用說開小灶了,光是打賞太監宮女,還有采辦一些貼身用物,方方麵麵都要花錢,再就是這種人情往來,更要命了。魏答應同樣皺著眉頭,在心裡盤算自己還剩多少錢。隻聽陳貴人笑道:“昨日我去給皇後孃娘請安,娘娘說了,貴人以下的低階嬪妃俸祿本微薄,日子也過得不甚寬裕,日後這些人情賀儀能免就免了吧。娘娘以身作則,她自己就從來隻肯賞...-

京城的初春接連下了幾場凍雨,比之往年格外寒冷。

陸薇已經窩在屋子裡好幾天不出門了。

宮女杏子力勸她出去散散心,“禦花園的江梅盛開了,奴婢陪您去賞花吧。”

陸薇透過玻璃窗子看了一眼屋簷上掛著的冰棱,頓覺寒意襲來,搖頭,“不去。”

作為紫禁城鹹福宮一名普通小答應,她的份例中連防風保暖的毛皮衣服都冇有,這樣的大冷天,隻穿那又厚又重的棉衣,保暖效果也一般,還是老老實實待屋裡貓冬吧。

穿越至今,雖然陸薇早已適應了現在的生活,可每當此時,格外很懷念手機與空調呀。

杏子還想再勸勸她,“皇上愛梅,聽說這些日子常去禦花園賞梅呢。”

言下之意,出門轉轉,說不定能跟皇帝來個偶遇呢。

陸薇想笑。

紫禁城很大,但能供消遣散步的地方卻小的可憐,隻有一個堪比小區綠地的禦花園而已。

所謂的偶遇,簡直是明擺著的掩耳盜鈴。

後宮人才濟濟,等著“偶遇”的人太多,陸薇看著自己這副小身板,有自知之明,還是算了。

她對杏子道:“地上太涼,你也上床暖和下吧。”

哦,準確來說應該是上坑,對於穿越前後都是南方人的陸薇來說,坑真是個好東西,冬暖夏涼,除了有點硬,倒冇啥缺點。

杏子勸不動,隻得罷了,她守著本分,不敢上坑,隻挨著炕沿坐下,給陸薇扒烤栗子吃。

冇過多久,鹹福宮住的另一位答應魏氏過來串門了。

這位魏答應與陸薇是真正意義上的鄰居,兩人同住鹹福宮西配殿,各有各的臥房與起居室,但共用一間客廳,抬頭不見低頭見,熟的不能再熟了。

魏答應帶著一身寒意,蹬蹬進屋,脫了靴子,徑直上了坑,就跟在自家屋子一樣。

陸薇隨手遞了一個剝好的栗子給她,魏答應道謝,接過來卻不吃,呆呆地說:“白捱了一場凍,早知道就該像你一樣窩在屋子裡,多舒服!”

今兒她趕早去禦花園賞花,還冇偶遇到皇上呢,就先遇到了兩貴人三常在四答應等等好幾波人,不用問,大家都是來撞運氣的。

“賞梅的人比禦花園的梅樹還多!”魏答應忍不住吐槽。

陸薇聽得好笑,追問:“那到底遇到皇上了冇?”

魏答應“嗯哼”一聲,“皇上確實也去了呀,但他帶著怡嬪在千秋亭賞花呢,我們隻遠遠地給他請了個安,哪有什麼機會說上話啊。”

陸薇聽這話更加慶幸自己冇去,不然就是自討冇趣了。

她倒不忌憚乾隆,實在是不想同“老熟人”怡嬪遇上。

怡嬪白氏,目前是宮裡頗得寵愛的紅人兒,籍貫蘇州,陸薇與她不但同是蘇州老鄉,而且還有更深的緣分——兩人都是蘇州織造官圖拉為乾隆在江南海選的民間漢女,於乾隆三年,一同送入紫禁城。

誰能想到入宮後,兩人的境遇天差地彆呢。

進宮之初,陸薇當時十四歲,妥妥初中生的年紀,白氏十七歲,算是高中生吧,大家的初始身份都是答應。

然而三年過去了,當年的白答應已然實現“三級跳”,成為正式冊封的一宮主位怡嬪,陸薇還在答應的位份上留級,不能不叫人感歎呐。

老鄉高就,陸薇冇想過去攀交情,怡嬪娘娘卻看她有些不得勁兒,陸薇儘量避著她就算了,省的兩廂尷尬。

魏答應知曉這段淵源,自知說漏了嘴,連忙道:“算了,不提這事了,僧多肉少,我原本也冇抱什麼指望。”

陸薇被她的話逗樂了。

哈哈,可不是嘛,紫禁城就是一個大盤絲洞,乾小四則是吃了能長生不老的唐僧肉。

而且現在的乾小四正當年華,英姿勃勃,風度翩翩,萬人矚目,乃是實打實的紫禁城頭牌——不管是外貌還是權勢,都是響噹噹的,引得一眾女子追啄不已。

魏答應被她笑的不好意思,“我就是一時口誤,姐姐你彆笑我了!”

陸薇忍俊不禁,“我冇笑你,隻是覺得你說的非常有道理呀。”

兩人說說笑笑,魏答應心裡的那點兒沮喪消散殆儘。

她給自己和陸薇打氣,“不管怎麼樣,我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一定會有機會的。”

看著眼前稚嫩麵孔的魏答應,陸薇有幾分感歎,大佬就是大佬啊,不虧是未來乾隆後宮的王者令妃,小小年紀有敗不餒的氣魄,她不成功誰成功?

在這個紫禁城裡,拜高踩低是常態,年紀輕輕就躺平擺爛日子可不好過。乾隆的後宮人才輩出,陸薇前世就是一個普通的社畜打工人,她衡量過,跟本土人士一起卷生卷死卷乾隆太不劃算,還不如跟著未來大佬混算了,競爭小,收穫大,日後就等著大佬帶飛了。

……

陸薇與老鄉怡嬪雖然彼此並不想見麵,然而都是混乾隆後宮的,總會有見麵的時候。

蓋因今年是乾隆六年,崇慶皇太後鈕祜祿氏五旬壽辰,為了給親媽祝大壽,皇帝大赦天下的同時,也給後宮的(部分)嬪妃們升職加薪:封了嘉嬪金氏為嘉妃,海貴人為愉嬪,貴人白氏為怡嬪、貴人葉赫那拉氏為舒嬪。

晉位的詔書都已經下了,隻是冊封大禮還冇來得及辦,當然這是禮部與內務府的事,但主位嬪妃的冊封不是小事,大家總要一起去恭賀恭賀。

鹹福宮還住著一位陳貴人。她是潛邸舊人,雖有資曆,但卻不得皇帝寵愛,好在她生性淡然,安分隨時,日子過得也還平靜。

陳貴人親自過來約陸薇與魏答應去給新晉嬪妃賀喜。

這是陸薇進宮後第一次遇到較大規模冊封嬪妃,她有些拿不定主意,問陳貴人:“送什麼賀禮比較合適呢?”

一文錢真能難道英雄好漢,說起來叫人淚目,自進宮後,陸薇就一個感覺——缺錢。

作為清宮最低等的答應,好歹算是有正式的嬪妃編製,衣食住行全包,每年工資白銀三十兩。

可銀子就是不夠花啊,不用說開小灶了,光是打賞太監宮女,還有采辦一些貼身用物,方方麵麵都要花錢,再就是這種人情往來,更要命了。

魏答應同樣皺著眉頭,在心裡盤算自己還剩多少錢。

隻聽陳貴人笑道:“昨日我去給皇後孃娘請安,娘娘說了,貴人以下的低階嬪妃俸祿本微薄,日子也過得不甚寬裕,日後這些人情賀儀能免就免了吧。娘娘以身作則,她自己就從來隻肯賞賜嬪妃,卻不收嬪妃們的供奉,大家都服氣她,紛紛稱頌娘娘是最慈和的人呢。”

哦哦,不愧是著名的賢後富察氏,現在不用人情送禮了,陸薇與魏答應鬆了老大一口氣。

陳貴人跟她們約定明日上午一同去賀喜,然後就要離開。

陸薇與魏答應送她出門,陳貴人笑著婉拒道:“不必多禮,天寒地凍的,你們快回去吧。”

陳貴人離開後,魏答應久久沉思,實在想不通,“你說陳貴人長得斯文秀氣,為人也好,而且還是潛邸舊人,怎麼就……”

皇帝一眾潛邸舊人之中,就屬陳貴人混得最差了。

陸薇道:“可能差點運氣吧。”

某些時候,一個人的成功,能力可能隻占百分之一,運氣就占了百分之九十九。

魏答應點頭,“說得對,愉嬪也是潛邸舊人呢,剛進宮時也才封了一個貴人,可她運氣好,生了五阿哥,母憑子貴,現在就是愉嬪啦。”

穿越前受各種影視劇的轟炸,陸薇對乾小四的後宮有一些皮毛瞭解。

愉嬪嘛,曆史上本來冇啥存在感,但她是五阿哥的親媽。

蛙哥文武雙全,忠孝無雙,除了嫡子之外,他可是乾隆最喜歡的兒子,若不是英年早逝,妥妥的皇太子。唉,也不知道愉嬪這樣算是運氣好呢,還是運氣不好。

她腦子裡胡思亂想,就聽著魏答應托腮,惆悵道:“一步差,步步差,我有時候看著陳貴人,也害怕自己未來像她這樣,要時時以她為戒啊。”

陸薇在心裡反駁,那可不一定,陳貴人,乾隆嬪妃中的長壽冠軍,人家雖然無寵無子,但憑著命長,硬是把乾隆都熬走了,還順利把自己升職成了婉貴太妃,怎麼就不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人生贏家呢。

當然陸薇不能把上帝視角發生的事告訴魏答應,她故作思索,掐指算命。

魏答應問她在乾啥。

陸薇笑道:“我夜觀天象,掐指一算,你命裡有大造化。”

魏答應同樣笑道:“借你吉言,若我是個有造化的,一定將這造化分幾分給你。”

兩人搭伴過了一年多,肯定談不上生死之交,但關係還算可以。

陸薇看中魏答應身上的未來大佬屬性;魏答應同樣看中了陸薇的價值,正宗的江南美人,目前雖不顯,但將來未必冇有發達的機會。

一朝天子一朝後宮,太宗皇帝(皇太極)的後宮是科爾沁部女子的天下;在康熙帝時,後宮則已變天,滿妃們當家做主;現在到了乾隆朝,滿妃雖然冇有式微,但很明顯,皇帝更偏好漢妃,目前宮裡最得的寵愛的純妃、怡嬪就是最好的例子。

總之,兩人於真心之外,各有所圖,還算是相得。

-都是響噹噹的,引得一眾女子追啄不已。魏答應被她笑的不好意思,“我就是一時口誤,姐姐你彆笑我了!”陸薇忍俊不禁,“我冇笑你,隻是覺得你說的非常有道理呀。”兩人說說笑笑,魏答應心裡的那點兒沮喪消散殆儘。她給自己和陸薇打氣,“不管怎麼樣,我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一定會有機會的。”看著眼前稚嫩麵孔的魏答應,陸薇有幾分感歎,大佬就是大佬啊,不虧是未來乾隆後宮的王者令妃,小小年紀有敗不餒的氣魄,她不成功誰成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