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書簡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色書簡 > 來者核人不是問句 > 第 1 章

第 1 章

捆住雙手,扔到頭目麵前。那頭目呲著尖牙俯身,佯裝要咬,女人便撲騰得更厲害了,頭目仰頭大笑,抬起一隻腳,死死踩住女人的雙腳,一隻手攥住女人的頭髮,另一隻如同撕扯衛生紙一般將女人薄薄的衣衫撕成一條一條,被撕扯下來的衣料從我眼前飄過,從看起來像是昏迷了的林麒身邊飄過,從穹頂飄過,一條又一條。女人已幾近□□,她實在是很瘦,突出的肋骨被頭目逐個掰下。女人的肋骨劃破了女人的肚皮,一根挑出了女人的腎,一根串起了...-

我叫冷殷,懶癌晚期熱愛晝伏夜出八百度大近視三米外人畜不分超級無敵爆炸螺旋飛天大宅女正是在下。我的社交能力為負,因此幾乎所有的社交活動都來自於我養的那隻奶牛貓,嗷嗚。

對了,我還有個租客室友,或者說網友,雖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但是由於我晝伏夜出,整整一年我倆愣是冇有麵基過,並且由於我懶,懶得探尋這位的室友的任何資訊,我甚至不知道這人的性彆。

不重要,我的世界裡隻有網遊與嗷嗚。如果可以,我寧願把自己也變成一個二維的虛擬人物,就像遊戲中的人物一樣,無限網絡連一連,任何紛紛擾擾通通靠邊邊。

可能是我這輩子所有的運氣換來了老天爺眷顧我一次,還真讓我一語成讖了

事情啊,是這樣的。

人類曆史公元2023年8月24日,在這個受到詛咒的日子裡,幾大網遊的公司不知道抽了什麼風,不約而同地選擇在北京時間12:00釋出更新,而我有強迫症,如果明知道有新版本而我卻拖延著不點更新會令我抓耳撓腮上躥下跳瘙癢難耐頭暈目眩呼吸困難生不如死,隻有更新遊戲能戰勝我的懶癌,所以在點完所有的更新按鈕之後,我癱坐在椅子上,陷入了空虛,你聽,就連我的肚子也在哀鳴:咕嚕嚕嚕嚕嚕嚕……

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冇看到嗷嗚,這傢夥估計又出去勾搭彆的貓了。冇錯,雖然我是一個i人,可我家嗷嗚是個e貓,我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社恐,我是社交恐懼,他是社交恐怖。這個負心貓,我的心裡隻有他,可他的心裡有一億八千七百六十四隻貓貓狗狗小鬆鼠,就是冇有我。

雖然不喜歡這具軀殼,可餓肚子畢竟不好受,我抄起一個鴨舌帽,準備出門找飯吃,順便找找嗷嗚。

我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許久不出來,已經不瞭解這個世界的人口數量,街上熙熙攘攘的人好像大黑鍋裡沸騰翻滾的餃子。

窒息,和待在緊閉門窗的浴室裡一樣窒息。

初秋的陽光有如煮青蛙的溫水,曬久了還是會感到熱,我將目光瞄準街邊的一家麻辣燙店,在擁擠的npc中艱難穿行,正當我好不容易挪到一小片空曠的地方,才鬆口氣時,突然一腳踩空,掉進了一個烏漆嘛黑的大窟窿裡。

我就說白天出門不吉利吧!問候了黑窟窿的祖宗十八代之後,我發現,這好像是個井。

誰能想到,都二十一世紀了,還有人往井裡跳啊,羞恥讓我把“救命”二字嚥了下去。可轉念一想,我出門前冇把嗷嗚的食盆水盆填滿,要是被困個十天半個月的,我家嗷嗚餓肚子怎麼辦?

於是,我為愛做e,大喊道:“有人嘛——救命啊——有人掉井裡啦——”

第二遍還冇喊出聲,四周突然響起一個空靈的聲音,跟那個立體音效似的:“彆喊了,這是係統之間用來連接中轉的空間站,並不存在於真實的世界中,你喊破喉嚨也冇人能聽到的。”

還好我久經虛擬世界,經驗豐富,迅速代入。我揉著摔疼但幸好冇斷的尾巴骨,問他:“你誰?”

他:“我是分配給你的係統,代號07456。”

我頭腦中仔細搜尋著中學晚自習上看過的小說,涉及到係統的,好像都是穿越到書裡攻略男女主完成任務什麼的吧。

我搖搖頭:“不行,我天生社交能力缺陷,乾不了你們這活,你們趕緊找彆人吧。”

07456:“我們已經做好了背調,分配給你的任務不需要用到社交能力。”

我皺了皺眉佯裝不滿,大腦引擎瘋狂搜尋“背調”二字。

無相關詞條。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背調這兩個字,聽起來就不吉利。

07456應該冇看穿我內心的小九九,他說:“你的任務是試毒,不需要和人說話,把東西送到嘴裡然後嚥下去就完事兒了。”

-子,還蠻好看的。我看著裙子,突然驚覺:“我之前在家換衣服的時候你不會都看到了吧。”林麒不屑地翻了個白眼:“你是流氓女人,我可是君子貓咪,非禮勿視我比你懂多了,倒是你死乞白賴非要給我洗澡。”我說之前每次給嗷嗚洗澡的時候這傢夥總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死樣子呢。葬禮在一處十分隱蔽的林中山莊舉行,我按照林麒給的路線找到這裡,在山莊門口等了約莫十分鐘,稀稀拉拉的人流中,遠處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陌生男人朝我走來,身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