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書簡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色書簡 > 風裡雨裡 > 初入班級

初入班級

來睡得挺香。周圍實在是太吵了,那個男生抓了抓頭髮,側著頭向學習委員看了過去,學習委員與他對視了一眼尷尬的說道:“班裡來了一個轉校生,好像還是校草。”睡覺的那個男生便是瀟添雨,瀟添雨強裝淡定的說:“從哪個學校轉過來的?”好像叫什麼“渝北八中”,學習委員報了個學校名。“什麼玩意?”我們鄂州也冇有這所學校啊,聽都冇聽說過。“冇聽說過,但肯定是個低級學校,能進我們學校的大多數都是差生,不然也不可能進咱們班...-

風無阻,初遇鄂州,等風也等雨,風裡雨裡,一路有你!

這個夏天比往年都要聒噪,夜風不眠,惹出一段蟬鳴,又在樹影間化為千手,推移著月亮,失了銀盤盤托的枝啞,便掉地發出一陣鳴噪。

鄂州初遇二中高一(七)班向來吵鬨,高一(七)班的學習委員從走廊衝進了教室,叫道:“都彆吵了,咱們班要來轉校生了!”

什麼,轉校生?有同學好奇問道。

我靠,又不是開學,轉什麼校嘛,學校有冇有搞錯啊!

這話一說,班裡所有人都來了精神:“男的女的?訊息準確不?”

“千真萬確!我剛纔看見了,男的,臉圓圓的,長得白白的,還有點小帥。”不知道是哪個老師把人家校草給開除了,這下找到我們學校來而且還到我們裡來了。

此時教室已經開始起鬨了,好幾個女生看一下後排的空位,旁邊有個男生正在睡覺,雙手趴在桌子上,低著頭,看起來睡得挺香。

周圍實在是太吵了,那個男生抓了抓頭髮,側著頭向學習委員看了過去,學習委員與他對視了一眼尷尬的說道:“班裡來了一個轉校生,好像還是校草。”

睡覺的那個男生便是瀟添雨,瀟添雨強裝淡定的說:“從哪個學校轉過來的?”

好像叫什麼“渝北八中”,學習委員報了個學校名。

“什麼玩意?”我們鄂州也冇有這所學校啊,聽都冇聽說過。

“冇聽說過,但肯定是個低級學校,能進我們學校的大多數都是差生,不然也不可能進咱們班啊。”

等一下,我用手機查查,瀟添雨警惕的把手機從課桌裡拿了出來,並說道:“幫我盯著點老師。”

瀟添雨快速的用手機搜了一下,搜完後呆滯的說了句:“我靠!”

怎麼了?同學們問道。

瀟添雨拿著手機展示了一番,剩下的人也全看傻了。

過了一會兒纔有人回過神來:“他一個外省的,怎麼突然轉學,而且還是重慶的,這帥哥跑這麼遠轉學,莫不是腦袋被驢踢了吧。

教室頓時引得同學們哈哈大笑!

腦袋被驢踢了的林晚風正在教導處等候發落。

蟬鳴聲聲,詮釋著夏的酷熱,傾訴著心的情結。就在這炎熱難耐的傍晚,我整理著自己混亂的思緒。

不知為何,每逄夏日,蟬的叫聲便會不絕於耳,大概是樹的種早已播撒心間的緣故,蟬應與樹在一起。

小風,你爸剛給我打了電話說你自己上樓了。怎麼不等等你爸?

對了,新學校氛圍怎麼樣啊,跟之前的八中比差彆大麼?雖然說八中是省重點,但是你畢竟被開除了,所以咱們隻能去彆的省去讀了,重慶那麼大,再好的學校也容不下你了,不如就在這二中呆著,母親愧疚的說道。

媽,我不想讀,我壓根兒就不打算讀了,我已經放棄了,你還要我說多少遍?憑什麼你說出省就出省,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林晚風生氣的說道。

憑什麼?就憑我是你媽,如果不是你的病,咱能帶你來鄂州嗎?媽也都是為了你好,你是放棄了,可是我這個當媽的還冇有放棄。進了學校千萬彆和同學說出你的病情,不然二中也將容不下你。母親說道!

母親:呐~,拿著你的學生票和門禁卡到溫老師那裡去報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高一(七)班的班主任,很容易找的。”媽媽邊說邊推著林晚風向學校教學樓走去。

林晚風一臉無奈,按照媽媽的指示尋找溫老師。一路上,他內心複雜而又難平,

終於,林晚風找到了高一(七)班的教室,一箇中年男子正在講台上忙碌著。他敲了敲門,走進去說道:“請問您是溫老師嗎?”

溫老師抬起頭,微笑著說:“是的,我就是溫老師,你是新來的轉校生林晚風吧,歡迎你加入我們班級。”

林晚風看著溫老師,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心中的緊張感頓時消失了不少。他點了點頭,遞上了學生票和門禁卡。

溫老師接過東西,看了看說道:“好的,我已經知道了,你先去找個座位坐下吧。以後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來找我。

-學校有冇有搞錯啊!這話一說,班裡所有人都來了精神:“男的女的?訊息準確不?”“千真萬確!我剛纔看見了,男的,臉圓圓的,長得白白的,還有點小帥。”不知道是哪個老師把人家校草給開除了,這下找到我們學校來而且還到我們裡來了。此時教室已經開始起鬨了,好幾個女生看一下後排的空位,旁邊有個男生正在睡覺,雙手趴在桌子上,低著頭,看起來睡得挺香。周圍實在是太吵了,那個男生抓了抓頭髮,側著頭向學習委員看了過去,學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