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書簡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墨色書簡 > 半紙空白 > 是喜是悲?

是喜是悲?

鶴站著看著身下的林錦,林錦微微抬起頭,腦子裡嗡嗡響,感覺全身冇有力氣。最後兩眼一閉,暈倒過去。李鶴愣了愣:他以前也冇那麼弱吧?然後俯下身把他抱起來,走向了醫務室的方向。醫務室……醫生:“這怎麼搞的?!身上好處傷口發炎,腳也脫臼了。”李鶴沉默了幾秒:“不知道,見到他時已經暈倒了。”醫生嘖嘖道:“這也太嚴重了!”李鶴:早知道不要他們下那麼重手了。李鶴:“嚴重到要住院嗎?”醫生看了看病床上的林錦:“嗯…...-

在校園看不見的角落……

“喲嗬,還學會反抗!”一個麵露凶惡,且叼著煙的刺頭一邊罵一邊踩著一隻手。

“好了,快上課了。”李鶴悠悠說道,“你們先走,剩下交給我。”

“走走走。”一群刺頭離開了這裡。

李鶴:“怎麼樣?”

李鶴站著看著身下的林錦,林錦微微抬起頭,腦子裡嗡嗡響,感覺全身冇有力氣。最後兩眼一閉,暈倒過去。

李鶴愣了愣:他以前也冇那麼弱吧?

然後俯下身把他抱起來,走向了醫務室的方向。

醫務室……

醫生:“這怎麼搞的?!身上好處傷口發炎,腳也脫臼了。”

李鶴沉默了幾秒:“不知道,見到他時已經暈倒了。”

醫生嘖嘖道:“這也太嚴重了!”

李鶴:早知道不要他們下那麼重手了。

李鶴:“嚴重到要住院嗎?”

醫生看了看病床上的林錦:“嗯…這個情況的話,得住個一星期。”然後又道:“你知道他家長電話嗎?”

-個麵露凶惡,且叼著煙的刺頭一邊罵一邊踩著一隻手。“好了,快上課了。”李鶴悠悠說道,“你們先走,剩下交給我。”“走走走。”一群刺頭離開了這裡。李鶴:“怎麼樣?”李鶴站著看著身下的林錦,林錦微微抬起頭,腦子裡嗡嗡響,感覺全身冇有力氣。最後兩眼一閉,暈倒過去。李鶴愣了愣:他以前也冇那麼弱吧?然後俯下身把他抱起來,走向了醫務室的方向。醫務室……醫生:“這怎麼搞的?!身上好處傷口發炎,腳也脫臼了。”李鶴沉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